您的位置:首页  »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34-38)【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字数:2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四章蒙面人  张玉萍吃完了陈阳第一次给她做的面条,心里特别的舒服,就从床上下来,拿着空碗出了房间,来到了厨房间一看,瞬时就哭笑了一下,只见本来被她收拾干干净净的厨台上,此时凌乱的不堪入目,她想着儿子能做面条已经不容易了,这收拾厨台他怎能会呢,所以就急忙收拾擦洗了起来。  只十分钟,厨台又被张玉萍收拾的干干净净了,她又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已经睡了好几个钟头的她此时一点睡意也没有,再加上儿子第一次做面条给她吃,开心的那有睡意,而且还越来越有精神了起来。  她本能的拿起手机,想看一下她最喜欢看得那部《我的美艳老师》的最新章节更新了没有。  突然发现显示屏上的微信,想着好几天没有打开微信看了,就本能的点开了微信。  发现下端通信录里有人加她,就点了进去,以为是学生的家长加她私信的,也就添加了,这个人的头像竟然是空白的,昵称叫「黑影」,张玉萍感到很奇怪,但是万能的微信是无奇不有的,她也没有放在心里,正点开书架想看一下那部《我的美艳老师》的最新更新章节时,微信的信息声突然响了起来,她一看是刚刚添加的那个叫「黑影」的人发来的,就好奇的点开一看,给她发来的是一张图纸,她点开了图片,瞬时就吓了一大跳,只见图片上正是她与胡长青在办公室里做爱的裸体照片,自己全身赤裸裸的昂躺在办公桌上,两条玉腿被胡长青分开夹在他的侧腰上,而胡长青也是赤裸裸,站在她的两腿之间做出抽插的姿势。  此时的张玉萍看了微信上的照片吓得连脸色也变得苍白了,浑身也吓出了一身冷汗,照片自己的赤裸裸的昂躺在办公桌上的淫荡姿势连她自己看了都觉得连红了,而且还不敢再多看一眼了,因为越看越觉得自己太淫荡了。脑子瞬时就想着他是怎么拍到照片的,从照片上的角度来看,照片应该是在办公室的窗外偷拍的,这到底是谁?  张玉萍虽然知道已经出事了,但是他却冷静下来仔细想了都,突然想起自己与胡长青也办公室里做的时候班长张凡来敲门过,而且还与他对话了几句,莫非是张凡?  不对,张凡在学校里成绩又那么好,平时又很听话,是个斯文的人,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那会是谁呢?这个偷拍照片的人一定是学校的人,不是老师就是学生,这是肯定的事。  突然,微信上发来他的信息:收到照片了没有?  「你是谁?」张玉萍本能回信息过去问他。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了照片有何感想?」  张玉萍看了他发得字,心里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冷汗也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她知道这个人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要敲诈钱财什么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张玉萍发信息过去问。  「嘿嘿,只要你乖乖的听我话,你就会安然无事的,要不你的照片就会在微信上传开的!」  张玉萍听了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知道这照片只要在微信朋友圈一发,一天之内全市的人都会知道的,那后果就不堪设想,比杀了她还难受。瞬时就给他回了一条信息:「你开个价吧!」因为这种人除非就是敲诈勒索钱财的。  「谁要你的钱,我要得是你的人!」  张玉萍听了又倒吸了一口冷气:「你到底想怎么样?直说吧!」  「你半个小时之内赶到你学校的后山上,在那个棵大樟树的下面等我,如果你违约,嘿嘿,半个小时后你的照片就会在微信的朋友圈上出现,再见!」  啊,张玉萍听了紧张的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心里面非常的害怕,如果半个小时赶不到,张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本能的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正好是十点,一定要在十点半赶到学校后山的樟树下。  张玉萍没有一点点讨价还价的余地了,所以也容不得她多想了,先赶到学校后山上的樟树下面再说,要不他就会把照片发到朋友圈上了。所以她急忙从床上下来,脱下睡衣换上外衣,抓起床头柜上的挎包就离开了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匆匆忙忙的往小区门口走去,在小区门口的大路上拦了辆出租车就往学校赶去。  在出租车上,张玉萍心情忐忑不安,不时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直催着司机开快点,因为她怕在十点半之内赶不到学校后山的那棵大樟树下,那个人就会把她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上的,所以她心里非常的紧张与害怕。  到了学校门口,已经是十点二十二分了,张玉萍急忙下了车往学校的后山赶去,后山是在学校的外面,从学校里面是过不去的,只能从学校围墙东边的一条小路上去,现在是夜里十点多,后山上黑呼呼静悄悄的有点吓人,要是平时的夜里,张玉萍肯定不敢去学校后山的,但是今晚她也不知道那来的胆量,心里也不怎么害怕,脚不停歇的一直往后山的小路上走去,因为她此时心里面想得只是快点赶到后山上的樟树下面,根本没有想别的那么多。  后山不高,白天大概只要五分钟时间就能走到。现在是夜里,但是张玉萍由于心里紧张,所以走得特别的快,十点二七分钟就赶到了后山上那棵大樟树的下面。  见黑呼呼的没有人,她急忙拿出手机给那个人发了一条信息:「我已经赶到学校后山上的樟树下面了,你人呢?」  她的微信刚发出去,就听到樟树后面响起了微信的声音,她马上知道那个人是躲在樟树后面了。就对着樟树后面喊了一声:「我已经来了,你快出来吧!」  突然,从樟树后面窜出一条黑影,张玉萍见了瞬时就吓了一跳,但还是壮着胆看着这个黑影,见他蒙着脸,根本看不出不来他到底是谁,但是张玉萍心里知道,他既然蒙着脸,一定是自己认识的人,怕自己认出来,所以才蒙着脸。  「你是谁?」张玉萍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本能的问了一句。  「我如果能告诉你我是谁,我还用得着蒙脸吗?」很明显,蒙面人的嗓子是故意变了声音说的。  张玉萍也很聪明,竖起耳朵了也听不出来他的声音到底像学校里的谁,就问他:「你到想怎么样?」  「你快把衣服脱光了,趴上樟树上!」蒙面人又变了声的对张玉萍说。  「我能给你钱的!」张玉萍尽量想与他讨价还价。  「少废话,你再不脱,我就把你的那淫荡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了!快脱!」蒙面人又变着声音凶巴巴的对她说,很显然,他不想与张玉萍多说话,可能怕说多了声音被她听得出来。  张玉萍听了吓了一跳,她还想与蒙面人纠缠一会:「你叫我把衣服脱了干嘛?」  「少啰嗦,你只管脱了就是,如果再说话,我就把照片发朋友圈了!」蒙面边变着声音厉声的对张玉萍说,边扬了扬手中的手机,样子还带着激动。  「你别激动,我脱就是了,但是我脱光了衣服,你能把照片删了吗?」张玉萍边安慰着他,边小心翼翼的问他。  「照片可以保存很多张的,删了有用吗?」  张玉萍听了又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那我脱光了衣服,你还是可以把我的照片发到朋友圈的?」  「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听话,我保证你安然无事的!」蒙面人说。  「你拿什么保证?」张玉萍听了问他。  「我根本不用向你保证,你还是快点把衣服脱了吧!要不我真的要把你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了!」蒙面人又威胁着说。  张玉萍知道今晚是躲不过去了,万一他真把照片发到朋友圈,自己就无法做人了,又见他的情绪显得很激动,所以就咬了咬牙,下定决心把衣服脱了先稳住他再说。  张玉萍下定决心,就开始把身上的衣服慢慢的一件一件脱了下来,还好是夜里,只有天上的几棵星星透着一点点亮光,基本上看不清楚人,所以她也没有那么羞涩,只一会儿,就把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在一点点亮光下,只见她浑身白花花的,也看不清她身体上的隐私部位。  蒙面人显得又激动又兴奋,见张玉萍已经脱光了衣服,就又带着激动的语气对她说:「你到樟树边,双手扶在树上,把屁股翘起来!」  张玉萍一听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但是照片在他的手机上,只能听他摆布了,就乖乖的来到樟树傍,把两只葱嫩般的手掌扶在樟树上,再把上身稍稍弯下,两片白嫩的屁股就自动的翘了起来,心里一直是忐忑不安的。  蒙面人一见张玉萍已经后背朝他,赤裸裸的趴在樟树上,并且翘起两片白花花的屁股,他显得特别的兴奋,因为他的浑身都在颤抖着,只见他慌慌张张的把裤子脱了下来,由于天夜,也看不淸他胯间的那玩意儿长得是啥样子的。  只见他异常激动的来到张玉萍的身后,伸手两只带着颤抖的手放在她那白嫩的屁股上抚摸了起来。  张玉萍的屁股突然被他抚摸着,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瞬时感到很羞涩,娴熟的脸上就羞红了起来。  蒙面人抚摸了一会张玉萍的屁股后,就把两只手绕到她的前胸,分别握住张玉萍胸部的两只乳房,他虽然看不到她胸部两只乳房到底是什么形状的,但是通过手感已经大概知道了她的乳房有点硕大,而且还富有弹性。  张玉萍敏感的乳房被他握住揉搓着,瞬时一股酥麻的感觉像电流使的从乳房上迅速的传遍全身的每个角落,使她的全身都有了强烈的反应。她瞬时就感到异常的羞涩,自己怎么会对这个蒙面人也产生的冲动的感觉。  蒙面人这时两只手的手指分别捏住张玉萍乳房上的两个乳头,可能是他太兴奋或者是太激动的原因,捏的有些用力。  「啊……你轻点……疼死了……」张玉萍皱着眉头满脸痛苦的喊叫着。  蒙面人见张玉萍叫疼痛,他也就放开了两只乳头,就把两只手从她的胸部抽了回来,先是放在她那当滑细腻的后背肌肤上抚摸了一会儿,然后就慢慢的往下面摸,两只手掌又停留在张玉萍那两片光滑的屁股上抚摸了起来。  张玉萍被他抚摸得全身都越来越难受了起来,阴户中也空虚奇痒了起来,淫水也止住的从阴户中流了出来,但是她还是紧皱眉头,硬忍着浑身的难受与阴户中的奇痒,她都不知道这个蒙面人到底要干什么?怎么一直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呢?  这时蒙面人的一只手摸入了张玉萍的屁股深沟中,手指头在深沟中隐藏着的菊花上停留了下来,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那个隐藏在屁股沟中的褶皱屁眼。  「唔……」张玉萍敏感的屁眼突然被蒙面人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兴奋的她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了一下,终于忍不住的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  蒙面人光着下身,站在张玉萍赤裸裸的身后抚摸了一会儿她的屁眼后,又把手指慢慢的往她的会阴处摸了下来。  张玉萍越来越感到了羞涩,因为她知道蒙面人的手马上会摸到她那湿漉漉的阴户了,也不知道他见自己的阴户都湿润了,会怎么想自己的?  「嗯……」张玉萍突然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因为蒙面人的手指已经摸在她那湿漉漉的阴户上了,并且还把一根手指插入了她的阴户里面抽插了起来,所以她难受的发出呻吟声。  蒙面人的手指在她的阴户中逐渐的加快了抽插的动作。  「唔……唔……唔……」张玉萍的阴户被蒙面人的手指抽插的异常的难受了起来,她怕发出呻吟声会让他取笑,所以她只有紧闭嘴巴,在喉咙中发出低微的呻吟声。  蒙面人的手指在张玉萍的阴户中使劲的抽插了起来,嘴巴里发出兴奋的呼呼声。  只见阴户中的淫水不断的被蒙面人的手指抽插的流了出来,把他的手指与整只手都弄得湿漉漉了。  「唔……唔……唔……」陈玉萍难受的从喉咙中发出急促的呻吟声,娴熟的脸上显露出痛苦般的表情。  突然,蒙面人停止了抽插,把手指从张玉萍湿漉漉的阴户中抽了出来,直起身子,把小腹贴在了张玉萍的两片白嫩的屁股上,胯间的肉棒正她抵在她屁肌沟下端的阴部上,只见他伸手扶着肉棒把龟头抵在了阴户口,屁股一挻,只见肉棒就滑进了张玉萍湿漉漉的阴户中。  「唔……」张玉萍已经感觉出蒙面人的肉棒并不是很粗大,因为插在她的阴户中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非常的饱满,所以她只是本能的从喉咙中发出低微的声音。  这时蒙面人两只手扶在张玉萍两片白嫩光滑的屁股上,开始挻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虽然蒙面人的肉棒不在想像中的那么硕大,但是被他抽插的还是很舒爽的,所张玉萍就皱着眉头在喉咙中发出唔唔的低沉呻吟声。  蒙面人抽插了一会儿,只见他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了起来,这可能也是他紧张或者大兴奋了的原因引起的。  突然,他像突然想起来似的把一只手绕到张玉萍的前面的小腹上,顺着光滑的小腹往下面摸去,手掌就摸在小腹下面那丛乌黑浓密的柔软阴毛上抚摸了起来,屁股还是不停的抽插了起来。  张玉萍还是被他弄得浑身越来越难受了起来,阴户中被他的肉棒抽插的感到没有快感觉,反倒是把她的阴户搞得越来越奇痒了起来。  突然,只见蒙面人浑身猛烈的颤抖了两三下,张玉萍也感觉阴户中一阵温热,就知道他居然射精了,当下心里莫名的有一种失望的感觉,因为她的阴户中被他抽插的越奇越奇痒了起来,还没有一点点的快感,更不要说到高潮了,蒙面人就射出来了。  只见蒙面人有些惊慌的把射了精的阳具从张玉萍的阴户中拔了出来,然后匆匆忙忙的连下身也不擦干净就拉上裤子,转身就飞快的往下山的小路上跑去。  张玉萍虽然后背朝着蒙面人,但是能感觉到他已经跑了,就急忙直起身子,转身一看,蒙面人的影子都不见了,也不再多想了,就急忙从挎包里拿出纸巾擦干净了阴部,迅速的穿上衣服,拿起挎包也匆匆忙忙的往山下的小路走去……            第三十五章自慰被偷窥  张玉萍匆匆忙忙的从学校后山的小路上下来,来到了学校门口,已经快到十二点了,她心里有些害怕,在这深夜里怕没有出租车,要是走路回家,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走到家,再说三更半夜的,一个女人走在马路上也不安全。  正在担心的时候,正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张玉萍见了瞬时就异常的欣喜了起来,急忙拦住了出租车,在这深夜里,她不敢坐在前面,就上了后面的座位上,告诉司机她居住小区的地址。  出租车就往她的小区开去。  张玉萍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才想起刚才在后山上发生的事,她已经确定这个蒙面人就是认识她的人,而且还是学校里的师生,要不就不会蒙面。  又想起刚才在学校后山的樟树下糊里糊涂的被蒙面人搞了,而且明天到学校上课,这个人肯定会见到自己的,只不过自己不知道他是谁,这种自己在明,他在暗,使张玉萍感到了害怕,这事他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张玉萍越想越害怕了起来,突然又想起这个蒙面人搞好了后匆匆忙忙的逃走了,说明他也是非常害怕的,但是照片在他的手中,自己就要听他摆布,她越想越胆怯了起来。  突然又感觉刚才被他搞得没有一点点快感,反倒把自己搞得浑身越来越难受了起来,现在阴户中还很奇痒难忍,她的脸就莫名的红了起来……  正在这时,手机上发出了微信的信息声,她急忙点开一看,见是刚才那个蒙面人发来的:「今晚你表现的不错,我说话算数,保不会把你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上去的,不过,你以后要随叫随到,只要我给你发信息,你必须马上来见我,要不我就把你的照片发到朋友圈!」  张玉萍看蒙面人发来信息,心情是非常的低落,这可怎么办是呢?要是让他一直缠下去,那也不是个办法啊。  「到了!」出租车突然停了下来,司机对她说。  张玉萍刚才一直在想着蒙面人的,居然到了也不知道,就急忙从挎包中掏出钱付了车费,然后忐忑不安的回到了家里。  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陈阳早就睡着了,张玉萍急忙进入卫生间,脱光了衣服,拿着篷头使劲的冲洗着身上的肌肤,想把晚上的悔气给冲洗走。  此时的张玉萍浑身赤裸裸的站在卫生间里,左手拿着篷头对着身体,温热的水不断的喷淋在那如疑脂般的肌肤上,右手在揉搓着身上光滑的肌肤,脑子里还在想着晚上所发生的事,突然她不知不觉得想起了在山上蒙面人没能满足她,浑身也随着难受了起来。  由于被蒙面人挑逗了一番,再加上又不能让她满足,所以张玉萍的身体到现在还一直处在难受中,特别是阴户中那种空虚奇痒的感觉,像有无数只蚂蚁在撕咬着阴户里面的鲜红嫩肉似的,淫水也不断的涌了出来。  张玉萍感到异常的羞涩,她想不明白自己最近的身体怎么会这样的敏感,被别人强暴了也会冲动了起来,这使她感到不可思议,也感到特别的丢人。  就像晚上,明明是被那个蒙面人威胁,但她浑身的反应还是那么的强烈,当时她也好几次想控制住自己,但是不管怎么样的努力到最后都功亏一篑。  晚上在学校的后山上没有得到蒙面人的满足,她现在浑身居然越来越难受了起来。  张玉萍的手掌就不由自主的在胸部两只白嫩的乳房上揉搓了起来,手掌在乳晕上面凸起的两个褐红色的乳头上轻轻的揉搓着。  一股酥麻的感觉迅速的从乳头上传遍了全身的每个角落,使她的整个身体也随着更加的闷热难受,阴户中的淫水也不断的涌了出来。  此时的张玉萍已经身在其境,忘记了晚上被蒙面人的威胁,忘记了她昂躺在办桌上摆出那淫荡姿势,忘记了蒙面人还会随时的威胁她,忘记了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忘记了明白一大早还要去学校上课的!  只见她已经把手中的篷头挂回到墙壁上的不锈铁钩上,一只手揉搓着胸部两只白嫩而富有弹性的乳房,手掌心还不时的揉碰着乳晕上面凸起的两个褐红色的乳头。另一只手已经伸到雪白光滑的小腹下面,掌心在摩擦着那乌黑浓密面柔软的阴毛,手指抠进了奇痒湿润的阴户里面轻轻的抽插着。嘴里里还时不时的发出低微的呻吟声。  她这一副自慰淫荡的模样要是被别人看到了非说她是个淫荡的女人不可,但是此时的她已经身临其境,根本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模样有多淫荡。  但是她万万想不到,此时正有两只眼睛在门缝中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在她的家里,除她的儿子陈阳还会有谁呢?  陈阳见张玉萍开心的吃着他做的面条,就回到了书房继续复习功课,张玉萍给他规定了时间,每天晚上做功课到十点睡觉,所以他就做到了十点就从书房出来想回到房间睡觉,正好看到张玉萍从客厅的防盗门出去。  他心里非常的奇怪,妈妈这么晚了还出去干嘛呢?  回到房间他就一直睡不着了,脑子里又胡思乱想了起来,一会想到妈妈那惹人撩乱的身体,幻想着她那赤裸裸的身体,与他在做爱,又想着学校里的男同学们在暗地纷纷议论自己的妈妈,还有最令人讨厌的胡强勇还偷偷画着自己妈妈的裸体来亵渎她……  陈阳一直胡思乱想到客厅里有动静,他就知道妈妈已经回家,拿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他不知道妈妈这么晚出去,深夜才回家到底有什么事,就从床上起来,轻手轻脚的来到门边,打开一点门,从门缝里偷偷的看着外面的客厅,只见妈妈张玉萍正往卫生间里走,手里还拿着换身的睡衣,陈阳一见,就知道妈妈要去卫生间洗澡,瞬时心里面莫名的有一种想偷窥她洗澡的欲望,想看一下妈妈平时那端庄优雅的仪态,脱了衣服里面的裸体到底是什么样子,这一种想探索她脱了衣服里面是什么样子的欲望使他越来越强烈。  见妈妈进了卫生间,他怀着紧张与激动的心情走到了卫生间的门边。  正好卫生间的门是掩着的,张玉萍可能想着这么深夜了,儿子陈阳早就睡了,所以就随手一关门,没有把门关上她也不知道。  此时的陈阳心里面又欣喜又兴奋又紧张,激动的他心头不由自主的「呯呯」狂跳着。  他把眼睛贴在门缝上往里面一看,见只妈妈张玉萍正站在卫生间里脱着衣服。  陈阳心里面是激动的不得了,他闭住呼吸,仔细看着卫生间里面的妈妈张玉萍,只见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她脱了下来,身上那如疑脂般的白嫩肌肤也随着她衣服的脱下来慢慢的暴露了出来,只一会儿的时间,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全被脱光了。  只见她身上的肌肤白嫩光滑,胸部两只雪白浑圆的高耸乳乳,乳晕上面凸起的两粒褐红色的乳头格外的令人注目,硕大高挻的乳房在她的胸部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雪白光滑小腹下面的三角区上是一丛乌黑浓密而弯曲的阴毛,阴户隐藏在阴毛丛中时隐时现,更加的给人添加了一种神秘感。  两条修长匀称,白嫩光滑的玉腿,肥瘦均匀,浑圆雪白的玉腿上没有一点点瑕疵的迹象,真称得上是一双绝世美腿。  两片白嫩光滑的屁股,中间的那条诱人的屁股沟一直延伸到两腿之间,使人有一种想探索深沟里面的欲望。  啊,原来妈妈的身体这么漂亮啊,比姑妈陈佳的身体还要漂亮,陈阳闭住呼吸,脑子里面莫名的把他妈妈的身体与他姑妈陈佳的身体做个对比。  这时只见妈妈拿起篷头在喷洗身体,只见水珠不断的从她那白嫩的肌肤上流了下来,流在她的小腹上,最后汇聚在她的三角区上,从阴毛上流到了地砖上。  陈阳躲在卫生间门外,两只眼睛直勾勾的从门缝里盯着里面正在洗澡的张玉萍赤裸裸的身体看,他的心情是异常的紧张与激动,心头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来。  这时只见张玉萍把手伸到她胸部两只雪白的丰乳上揉搓了起来,陈阳心里见了有点郁闷,妈妈洗澡怎么把手放在乳房上揉搓干嘛?莫非……  想到这里,陈阳瞬时就异常的兴奋了起来,妈妈这在这是思春了,在自摸?  但他还是不敢肯定,又见她的手在乳房上揉搓了一会,就篷头挂回到墙上,见她另一只手也放在她的两腿之间使劲的揉搓了起来,陈阳才肯定妈妈这是在自慰了,瞬时她又兴奋又到感到惊讶?想不到妈妈长得端庄优雅,外表保守,高端文静的仪态,怎么私底下会自慰呢?这使陈阳是万万不到的,再说妈妈又是个教师,怎么在暗地里会做出这种淫荡的事情呢?  这时又见张玉萍左手揉搓着她胸部两只白嫩浑圆的丰乳,右放在她小腹下面的阴户丛中使劲的蠕动着,嘴巴里还发出低微的呻吟声……  陈阳看得裤裆里面的鸡巴一下子翘了起来,他不知不觉得的把手掌插入了裤子里面,两只眼睛边直勾勾的盯住门缝里面卫生间里的张玉萍自慰的淫荡模样,边握住裤裆里面翘起来的鸡巴轻轻的套动着。  张玉萍以为在深夜了,儿子陈阳早就睡着了,所以连卫生间的门都没有锁,就赤裸裸的在卫生间里面自慰着。  她也万万想不到此时的儿子陈阳就在掩着的门缝里面偷窥着自慰的淫荡模样,要是她知道了,真的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只见一只葱嫩般的手掌握住胸部的乳房在轻轻的揉搓着,感觉一种酥麻的感觉迅速的从乳房上像电流般的传遍全身的每个角落,使整个身体都有了强烈的反应,浑圆闷热难受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起来。  另一只葱嫩般的手掌伸到她的两腿之间,掌心抵在乌黑的阴毛上,手指抠进了阴户里面使劲的抽插着,阴户中也越来越空虚奇痒了起来,淫水不断的被她抽插的玉指给带了出了,此时她的整个阴部已黏黏糊糊了。  她的喉咙中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低微的兴奋呻吟声……  天哪,太难受了!张玉萍用小小的玉指怎么能满足她那强烈的欲望呢,她心里在暗想着,现在要是有一根粗壮的肉棒能插入自己空虚奇痒的阴户里面,那该有多好呢?  突然她莫名的又责怪起在学校后山上威胁她的那个蒙面人,把自己搞得难受起来就逃跑了,这个该死的蒙面人自己爽过了就不管别人的死活了,扔下自己就逃走了!  张玉萍脑子里边胡思乱想着,边用两只葱嫩般的手掌揉搓与抽插着她身体上的乳房与阴户,嘴里面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在卫生间外面门缝里偷窥的陈阳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妈妈会淫荡成这个模样,他也兴奋的把手掌插入裤裆里,握住已经翘起来的肉棒使劲的套动着……  一个卫生间里面浑身赤裸裸的在淫荡的自慰着,一个在卫生间的门外自慰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玉萍突然清醒来过来,她瞬时就感到异常的羞涩,整张玉面都通红了起来,天哪,我这是怎么了?被那个蒙面人威胁了还有心思在卫生间里做出这种丢人的淫荡事情来?  她急忙把手掌从胸部的丰乳上与两腿之间放了下来,拿起挂在墙上的篷头就开始冲洗起身体上的雪白肌肤,她还把温水调节到凉水,像用冰凉的水冲洗身体,把身体上的那股闷热的欲火用凉水也压下去。  突然,她听到卫生间的门外有异常的声音,瞬时就本能的往卫生间的门一看,当下吓得她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只见卫生间的门是掩着的,才知道刚才门都没有关好,从门缝里看到一个身体的影子一下子消失了,她吓了一大跳,家里除了儿子陈阳根本没有别人了。  陈阳在偷窥自己洗澡!张玉萍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天哪,刚才在自慰岂不是被他全看到了?  张玉萍的脸瞬时就发热了起来,想起自己刚才自慰的淫荡模样都被儿子陈阳看到了,自己以后在他面前的尊严何在?儿子又会怎么样想自己的妈妈?以为妈妈是个豪放淫荡淫荡的女人?  此时的张玉萍急忙来到门边把门给关了,心情是异常的复杂,羞涩,不安,紧张,但还有一点点的小兴奋。  她边羞涩的暗想着,边急忙用干毛巾擦干了身体,穿上纹胸与三角内裤,再穿上一件吊带睡裙就出了卫生间,又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她的房间,躺在床上想起了被蒙面人威胁,又想起了被儿子陈阳偷窥,她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到两点多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她的心情还是忐忑不安的,她真的很怕去学校了,她怕在学校那个认识她,而她不认识他的那个蒙面人会在暗中取笑她的,这是一件很恐慌的事。  知道这个时间陈阳已经去学校了,她还怕见到陈阳,虽然她已经决定不找陈阳,把这昨晚偷窥她洗澡的事就蒙过去算了,但是陈阳见到她,不知道会咋想自己这个做妈妈的!她真的有点不敢面对陈阳了!  但是学校还是要去的,她在厨房里随便弄点吃了换上衣服拿起挎包出了家门,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就往学校里走去。  来到学校里,她先到办公室,章老师已经在办公室了,她们客气的打了招呼后就名自去自己的班级监视学生的早读自习了。  张玉萍脑子里已经有点怀疑那个蒙面人是她班里的学生了,因为昨晚在学校的后山上,蒙面人的模样紧张,简直就像个新手,后来还逃得那么快,如果是老师,各方面都会显得成熟稳重一些的。  所以张玉萍怀疑他是个学生,而且还是她班级里面的学生。  她忐忑不安的进了办公室,见学生们都在认真的早读自习,就来到教台前面坐了下来,她本能的看了看了胡强勇与陈阳,见胡强勇又难得的在埋头自习,不像有几次那样贪婪得意的看着自己,所以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又见儿子陈阳,他根本像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也在埋头认真的自习着,张玉萍的心里也有所欣慰。  现在她又本能注视着班级的每个男学生,想从他们的神色表情上找出昨晚后山上的那个蒙面人,但是每个男学生都在认真的埋头自习中,没有一个学生用异常的目光看着她,这使她感到很失望,难道不是自习班里的学生吗?  早读自习时间一到,张玉萍就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往她的办公室走去,心情还是很忐忑不安的,不把蒙面人找出来,那一定是个隐患,就像一棵定时炸弹似的,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             第三十六章偶遇老外  张玉萍忐忑不安的回到办公室里,见章老师已经坐在她对面的办公桌前了。  「张老师,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看呀?是不是不舒服了?」章老师见张玉萍坐在了她的对面,看着她的脸色有点难看,就问她。  「没……没有呢,可能是我的月事来了,有点不舒服了!」张玉萍边说边摸了摸脸。  「哦,那要注意体息哦!」  「知道了,谢谢你的关心!」张玉萍客气的对她说,但是心里面却越来越不安了起来,蒙面人对她的心理压力真的很大,把她压得都快要崩溃了,又不能对别人诉说,只能自己一个人深深的隐藏在心里,要是找人说出来了,心理也会舒服一点。  林瑶?张玉萍突然想起了她的好姐妹兼闺蜜林瑶,可以找她诉说,她点子也多,没准能帮自己想个办法呢?  张玉萍想到了林瑶,当下就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微信:「瑶瑶,你在干嘛?」  林瑶的马上就回过来微信:「啊呀,我还在床上呢,大国还在我身边呢,有什么事吗?」  看到林瑶的信息,张玉萍真的对她又无语了,都八点了,她还与张大国躺在床上,本来想与她聊聊的,但是怕她会把聊天内容给张大国看,所以就回信息过去:「没事,你们继续睡觉吧,不打扰你的好事了!」  林瑶可能正与张大国缠绵在一起,也没有再回信息过来了。  张玉萍在办公室看了一会课本,上课时间到,她就去上课了,这节课她上的还算顺利,儿子陈阳也在认真的听她上课,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异常,还有胡强勇上课也算听。  就是那个蒙面人她一点点也没有发觉,她知道这个人一定会在暗中观察着她的,这使她感到很不安。  上完课回到办公室,就收到了林瑶的微信:「玉萍,刚才不好意思,大国一直缠着我,现在他走了,去公司上班了,有什么事吗?」  「你家老于几时能回家呀?你与张大国还真过起像夫妻一样的日子了,你也不要玩得太过了,小心你家老于回家给发现了,倒时候你可别说我没警告你!」张玉萍没有并没有搭理她的话,反倒是又埋怨又关心起她来了。  「老于可能还要一个星期回来吧,玉萍,你可别吓唬我,哦,我问你话呢,你早上给我发微信,一定有事吧?」  「唉,我都烦死了!」张玉萍真想把压抑在心里话告诉林瑶,要不真的会崩溃了。  「玉萍,出什么事了?」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先答应我!」张玉萍知道林瑶是个快嘴婆,她嘴巴没有个把门,所以还是先嘱咐她。  「知道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说吧!」林瑶答应了。  「瑶瑶,我被人威胁了!」  「啊?到底怎么回事?」林瑶听了显得非常惊讶。  张玉萍就把被胡长青在办公室强暴的事,被别人偷拍了照片,被一个蒙面人在学校的后山上威胁她的事都对林瑶说了。  「啊,玉萍,怎么会这样啊?」林瑶听了是异常的紧张。  「瑶瑶,我马上要上课了,先不聊了!」  「玉萍,你也别害怕,哦,晚上我约你出来,咱们再好好聊聊吧!」  「好吧,我马上要去教室上课了,拜拜!」因为上课的时间已经到了,张玉萍说着就收起了手机,拿着教学课本去教室里上课了。  下午学校放课,张玉萍在家里做了晚饭,然后与陈阳一起吃了晚饭,嘱咐他在家里好好做功课,就回房间里稍稍打扮一下就出了家门。  因为林瑶见她被蒙面人威胁,见她心情不好,晚上约她去酒吧散散心的。  张玉萍本来不想去酒吧的,因为酒吧对她这种端庄优雅,外表保守的人来说是不适合的。像林瑶这么奔放的人真的很适合在酒吧里鬼混的。  但是受蒙面人的威胁,这两天的心情的确是很差的,张玉萍也想把压抑在心中的烦恼给释放出来,所以就答应了林瑶。  张玉萍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林瑶约定的酒吧。  酒吧里人不是很多,张玉萍进入酒吧,就在寻找着林瑶。  「玉萍,这里呢!」  张玉萍一听,急忙从林瑶喊她的声音方向看去,见她正坐在西边的一个座位里对着自己在挥手。就急忙走了过去,坐在她对面的空位置上:「瑶瑶,你几点到的呀?」  「有一会了,你喝什么酒?」林瑶问。  「红酒吧!」张玉萍见林瑶前面也摆放着红酒,就随口对她说。  「玉萍,你现在还不知道蒙面人是谁吗?」林瑶边给她倒了一杯红酒,边问她。  「不知道,但我怀疑我学校里的师生,瑶瑶,这事弄得我都烦死了!」张玉萍一听林瑶提到蒙面人,她的心情就不安了起来,就皱着眉头对她说。  「你被蒙面人在学校的后山上都搞过了,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出来对方是谁啊?」林瑶边说边白了她一眼。  「当时都晚上十点多了,在夜里都看不清呢,再说……」说到最后张玉萍娴熟的脸上一红,居然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林瑶的好奇心比谁都强,就急忙问她:「再说怎么了?」  张玉萍本能的举目瞧了瞧四周,就红着脸低声的说:「那时蒙面人叫我把衣服脱了,后背朝他,让我趴在樟树上,他在后面……」  「咯咯……」林瑶听了居然咯咯娇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张玉萍本来就是很羞涩了,见林瑶突然笑起来,就更加的羞涩了,就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你继续说吧!」林瑶突然忍住笑声对她说,其实她刚才是笑张玉萍这么保守的人也会被蒙面人从后面给搞了。  「蒙面人在我后面完事后,就惊慌逃跑了!」张玉萍又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对她说。  「你高潮了没有?」林瑶问。  「高潮你个头,死瑶瑶,你就关心这些吗?」张玉萍听了没好气的对她说。  「嘻嘻,你说说看嘛,我这也是为了能找出蒙面人是谁嘛?」  「这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你快告诉我你到底高潮了没有呢?」林瑶这时很认真的对她说。  「没有!」  「没有?是那个蒙面人没让你高潮呢?还是你自己给吓得根本高没有反应?」  「是蒙面人,他没多久就不行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从我后面逃走了!」张玉萍红着脸羞涩的说。  「那说明这个蒙面人是个新手,应该不会是老师,是个学生!」林瑶边想边说。  「瑶瑶,我也怀疑他是个学生呢。」张玉萍见林瑶也怀疑是个学生,所以她就更加肯定他是个学生了。  「玉萍,这说明蒙面人的心理也一定很害怕很紧张的,他一定还会找你的,下次如果再找你,你找机会把他蒙在脸上的布给扯下来!你如果认出他来了,他肯定会更加害怕了,然后你就想办法教育他,尽量把这事给给摆平了!」林瑶出主意的说。  「嗯,还是你行,瑶瑶。」张玉萍听了感觉林瑶说得很有道理。因为蒙面人的心理也是非常害怕的,只要扯下他的蒙面,他一定会更加的害怕。  「咯咯,我都羡慕死你了!」林瑶突然娇笑着羡慕的对她说。  「瑶瑶,我都被蒙面人威胁了,你现在还有心开我玩笑,你是笑话我的吧?」  「我是真羡慕你呢,被一个小男孩给搞了,我想都想不到呢,咯咯……」林瑶还是带着羡慕的表情娇笑着对她说。  「你呀……」张玉萍对她又无言了。  「哈罗,两位美女好!」  张玉萍与林瑶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外站在她们的桌子边,对着她们礼貌的挥了挥手。  「哈罗,你好,你好!」林瑶一见,急忙对老外打招呼。  「两位美女,我能坐在这里吗?」老外用生硬的中国话对她们说。  未等张玉萍说话,林瑶又急忙高兴的对老外说:「可以,可以,你请坐吧!」  「谢谢美女!」老外边说边坐在了林瑶身边的位置。  张玉萍见了狠狠的瞪了林瑶一眼,心里暗骂着林瑶。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老外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张玉萍非常客气的问她。  张玉萍本身就是英语老师,她就用英文告诉了老外的名字。  老外一听,显得非常的惊喜,也急忙用英文与张玉萍交谈了起来。  林瑶坐在一边是一个字也听不懂,更不要说能插上嘴了,只能一个人喝着红酒。  老外一直用英文赞美着张玉萍的漂亮,又说她的英文说得特别的好。  张玉萍被老外赞美的心里美滋滋的,越来越与他聊得来,还知道他来自美国,叫安迪,在市里管理一家公司。  林瑶见他们聊得都忘记了她,好像她不存在似的,越来越感到没意思了,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说出去转一转,其实还不是想找男人搭讪。  见林瑶走了,张玉萍就正式看着坐在她对面的老外安迪,见他黄头发蓝眼睛,鼻子很高,个子大概有一米八几,年龄在三十至四十岁之间。因为老外的长相真的很难猜得出来他的年龄。  老外一直在夸着张玉萍长得漂亮,夸着她的英文说得很棒。  张玉萍都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了起来,同时也感到这个老外蛮好的,说话幽默风趣,而且还非常的有礼貌,所以她也一直用英文与他开心的交谈着。  他们还不时的端起酒杯敬对方喝酒。  张玉萍认识了老外安迪感到特别的开心,老外也显得很开心。  外国人可能比较开放,安迪居然要带张玉萍开房间,说是一夜情。  张玉萍听了又羞涩又紧张,心里却真的很想尝试一下外国人的那玩意儿,一定会很刺激的,所以她就抬头寻找着林瑶,但是不见她的踪影了,她可能搭讪上一个男人,被男人带走了。  这个死瑶瑶,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走了。张玉萍心里暗骂着。  安迪还一直催着她去开房间,他那彬彬有礼的邀请,使张玉萍都不好意思推拖了,最后她还是下定决心跟着安迪去开房,反正是一夜情,做完了谁也不认识谁。  他们就酒吧里出来,安迪的奔驰轿车就停在外面,他彬彬有礼的为张玉萍打开车门,又做了一个邀请她上车的动作。  张玉萍见这个安迪开的是奔驰车,想他一定会很有钱吧,但是钱对她来说是身外之物,不管他有没有钱,对她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上了车后,安迪为她关上车门,又小跑到驾驶座位置,开门也上了车。  「你蛮有钱的吗?开这么高级的奔驰车。」张玉萍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随口对他说。  「我也是打工的,这车是公司分派给我的呢,呵呵……」安迪用生硬的中国话对张玉萍说。  「哦……」张玉萍应了一声。  很快,他们的车就停在一个五星级酒店前面,一个服务员过来帮着停好了车。  安迪与张玉萍进入了酒店。  张玉萍感到与老外开房间很是羞涩,但是心里面却莫名的感到很刺激。  安迪带着张玉萍进入了电梯,电梯里正好就他们两个人,他居然一把搂住张玉萍。  张玉萍可能知道外国人都是很豪放的,也没有挣扎,只是娴熟的脸上显露出羞涩的表情,把身体紧紧的依偎在安迪的怀里面。  安迪居然低下头,嘴唇凑在了张玉萍两片丰厚性的嘴唇上。  张玉萍根本没有反抗,反而微微张开嘴唇,把对方的舌头迎入了她的口中,伸出舌头缠绕住对方的舌头,就开始互相的吸吮了起来……  他们的房间在26楼,所以他们在电梯里互相搂抱着热吻了一分多钟,见到了26楼电梯门开了,他们才分开。  张玉萍整张娴熟漂亮的脸上因为羞涩与刚才在电梯里面热吻而通红。她从安迪的怀里面挣脱了出来,从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嘴角上的口水,就与安迪走出了电梯。  此时的张玉萍感到浑身都有反应了,她暗想着自己的身体怎么会这么的敏感,与老外在电梯里只接吻了一会儿,浑身就闷热难受,两腿之间的隐私部位也流出了淫水。  她还暗想着自己怎么变成这么淫荡了,居然会跟着刚刚认识的老外来酒店开房间?  其实张玉萍的脑子还是很清醒的,知道她这样做是很不对的,但是她的内心却背叛了她,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股很强烈的淫荡骚劲,就是这股淫荡骚劲背叛了她的灵魂,使她不由自主的就跟着这个老外来到了酒店。  因为张玉萍外表端庄保守,骨子里却很淫荡,这她自己都是清清楚楚的。  「到了……」安迪在一扇房门前停了下来,用生硬的中国话对张玉萍说。  张玉萍现在除了羞涩,其他的都被她抛在脑后了,只见她娴熟的脸上一红,对着安迪点了点头。  安迪拿着房卡开了门,然会对着张玉萍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意思要她先进去。  张玉萍见他这么有礼貌,也不客气,就跨步进入了房间。  这个房间与其它酒店的房间也差不多,一张大床,两个床头柜,靠窗户下面是一对单人靠椅,中间一张圆茶几。  门口是衣柜,还有一个摆着日用品的柜子,不过这些日用品如果用了,都要收费的。  一张长桌子立在床正对面的墙壁边,上面是一个液晶电视与一台电脑。  张玉萍打亮了一下房间的摆设后,就把挂在肩膀上的挎包拿下来放在长桌子上。  「你要洗个澡吗?」安迪进了房间就开始脱下西服,就有礼貌的问张玉萍。  「嗯,我先进去洗澡了!」张玉萍红着脸羞涩的对他说,然后就进了卫生间。  「张女仕,我能与你一起洗吗?」安迪还是很有礼貌的问她。  「对不起,我没有两个人一起洗澡的习惯!」张玉萍用英文对他说。  「哦,那我就尊重你。」安迪很礼貌的说了一句。  张玉萍感到外国人比中间人有礼貌有素质,如果中国人也都像外国这样,那该多好,自己也不会被胡长青强暴,不会被蒙面人威胁了。  她边想边关了卫生间的门,开始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了下来。  只一会儿的时间,张玉萍就浑身赤裸裸的站在卫生间里面的镜子前面,她看着镜子里面自己迷人漂亮的身体,双手拖住胸部的两只高耸的乳房往上面端了端,感到还很有弹性。  她对自己的身体真的是很满意的,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能保持住这么好的身材。  张玉萍就开始洗澡,一手拿着篷头冲洗着身体,一手揉搓着那如疑脂般白嫩的肌肤。  七八分钟后,她洗完澡,用干毛巾擦干了身体上的湿水,就拿起一条纯白色的浴巾包裹在身体上,伸手开了卫生间的门,满脸羞涩的走出了卫生间……             第三十七章一夜情  安迪一见张玉萍从卫生间里出来,瞬时两只深深陷进去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住张玉萍看。  只见张玉萍身体上包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由于浴巾太小的原因,所以只能包裹住她胸部的两只高耸的乳房,上面白嫩光滑的肌肤与两个雪白浑圆的肩膀,还有两条如春藕般白嫩的手臂全都袒露在外面。  下面浴巾只能包裹到大腿的根部,袒露出两条修长匀称,白嫩浑圆的玉腿。  「哇,你身上的肌肤太美了!」安迪异常惊讶的边耸了耸肩边对张玉萍说。  「你进去洗吧!」张玉萍听了娴熟端庄的脸上一红,羞涩的对他说了一句。  安迪听了就进入了卫生间洗澡去了,他可能是个老手,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既然已经到嘴边了,也不怕她飞走了,所以就丝毫没有犹豫的进入了卫生间。  见安迪进入了卫生间,张玉腿就把包裹在身体上的浴巾给拿了下来,随手扔在了地毯上,浑身赤裸裸的上了床,身在床上,伸手拉过被子盖在了身上。  此时的她心里面感到又羞涩又紧张,同时又感很好奇,老外胯间的那玩意儿长得不知道是啥模样的,平时经常听别人说起,说老外胯间的玩意儿都特别的粗大呢。  张玉萍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有些期待安迪快点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因为她浑身已经闷热难受,阴户里面的淫水也流了出来了。  这时,卫生间的门突然开了,张玉腿知道安迪已经洗完澡出来,瞬时心里面就莫名的开始紧张了起来。  突然,安迪赤裸裸的出现在床前,张玉萍两只美目就往他的身体上看,只见他胸部上手臂上都长着毛,再往他的胯间一看,瞬时就异常的惊喜,只见他胯间的那根玩意儿已经翘起来了,足足有新生儿手臂那么粗大,硕大的龟头鲜红发亮,整根棒身青筋暴起,看上去很吓人。  原来外国人的鸡巴真的比中国人的大哦,张玉萍见了又惊又喜,心里面暗暗想着。  又见他的两条大腿与小腿上都长着毛,整个人看上去都毛茸茸的,张玉萍真的感到有些害怕。  「这么热的天,把被子盖上干嘛?」安迪边说边伸手把盖在张玉萍身体上的被子一下子给掀开了。  瞬时,张玉萍赤裸裸的雪白身体就一下子暴露在安迪的眼前,她羞涩的惊叫一声,急忙把羞红了的脸侧在了一边。  此时的安迪见张玉萍浑身赤裸裸的昂躺在床上,浑身如疑脂般的白嫩肌肤,胸部两只高耸的浑圆乳房,乳晕上面凸起的褐红色乳头,格外的令人注目,雪白光滑的小腹下面的三角区上,是一丛乌黑浓密而弯曲的阴毛,与雪白的小腹与大腿相比之下,真的是黑白分明,撩人心乱。  「哇,你的身体真的是太美丽了……」安迪用生硬的中国话惊讶的说了一句。  「谢谢你的夸奖……」张玉萍想想在外国人面前也不能丢了中国人的脸,见他夸自己漂亮,也就客气的对他说了一句。  安迪两只眼睛火辣辣的盯着张玉萍赤裸裸的身体看,也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对她说:「我在中国也睡过很多的中国女人,你的身体是我看过最漂亮的了,太美了……」  张玉萍赤裸裸的昂躺在床上,虽然感到很羞涩,但是被老外夸得心里面还是美滋滋的,就白了他了一眼说:「那你还不上床呀?」因为此时的她见了老外胯间的巨物,浑身就莫名的越来越难受了起来,两腿之间的隐私部位也难受的淫水直流了,所以想老外快点上床,给她满足。  安迪听了以后,并没有像有些男人那样候急的就上床,他只是站在床前,慢慢把上身弯下,边伸手从张玉萍那雪白光滑的手腿上慢慢往上面摸,边笑着对张玉萍说:「你这么美丽的身体,我怎么也要先好好的欣赏一番,好好的抚摸一遍呀……」  张玉萍听了更加的羞涩,如果与他直接兵戎相见,那还好受点,现在他居然要边欣赏她的裸体,边抚摸着,这样岂不是更令人羞涩吗?但是她已经赤裸裸的躺在床上了,就像被人任宰的小羔羊,只有令老外摆布了。所以她就闭上两美目,羞涩的把娴熟的脸侧在了一边。  只见安迪的手掌放在张玉萍的小腿上慢慢的往上面的大腿上摸去,嘴里忍不住的说:「真的是太美了,你的肌肤真的像一块美玉似的光滑细腻……」  张玉萍听了心里虽然感到美滋滋的,但是羞涩的并没有搭理他的话。  此时,老外的手掌已经在她的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上抚摸了,手掌慢慢的摸向两腿之间的隐私部位。  张玉萍当然能感觉得到了,心里又紧张又羞涩,因为老外的手掌马上就侵略她身体上最隐私的部位了。  「唔……不要……」张玉萍突然浑身颤抖了一下,忍不住的轻叫了一声。  「呵呵,你都很湿了……」老外的手掌插入她两条大腿之间的内侧,边抚摸着大腿根部早已湿透了阴部,边淫笑着说了一句。  张玉萍羞涩的玉面通红,脸还是侧在一边,不敢看着老外。  老外的手掌在她的阴部上抚摸了一会,就又往上面的光滑小腹上摸去……  这个死老外,把人家的阴户抚摸的越来越奇痒难受了,就不顾了,真是的!张玉萍感觉自己的阴户被老外的手掌抚摸的淫水直流,奇痒难忍时候,就见他的手掌离开了她的阴户,所以心里面在暗暗埋怨着老外。  此时老外的一双宽大的手掌经过张玉萍那雪白光滑的肚皮,来到了她的双乳上,分别握住两只白嫩的丰使劲的揉搓了起来。  「嗯……轻点……难忍死了……」张玉萍瞬时就感到一种酥麻的感觉迅速的从乳房上传遍全身的每个角落,又感觉被他的宽大手掌揉搓的隐隐作痛,所以就不由自主的娇吟着说了出来。  老外根本没有理她的话,手掌握住她胸部的乳房,一会儿揉搓,一会儿用两个手指头捏了捏乳晕上面凸起的两个褐红色的乳头。  弄得张玉萍浑身更加的难受了起来,阴户中也越来越空虚奇痒,这种奇痒的感觉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撕咬着阴户里面的鲜红嫩肉似的,淫水止不住的涌了起来。  「嗯……天哪……好难受……你再弄了……嗯……」张玉萍被老外挑逗的浑身不由自主的在床上游动了起来,嘴里发出呻吟声。  老外见张玉萍已经被他挑逗的这么难受了,双掌就放开了她胸部上的两只乳房,然后两只手分别抱住她的两条大腿,用力一拉,把张玉萍整个身体给拉得变死横躺在床上了,屁股正压在床沿上,两条玉腿被老外悬空抬起挂在床沿外面。  「啊……你干嘛呀……」张玉萍见了又羞涩又惊慌的喊了一声说。  「嘿嘿,马上让你舒服了……」老外边淫笑着说,边把她的两条玉腿分开,使她两腿之间的整个阴部完全都暴露了出来。  张玉萍羞涩的半死,急忙又闭上了两只美目把脸侧在了一边。  两条玉腿被老外分开,只见他两只眼睛贪婪的盯着张玉腿两腿之间暴露出来的阴部看,只见两块褐红色的大阴唇上长满了阴毛,中间两片紫黑色的小阴唇吐露在外面,由于大腿被分开,再加上张玉萍已经动情了的原因,所以两片小阴唇也已往两边分开,显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还能看见里面的淫水不断的涌了出来。  张玉腿两条大腿悬空被老外抬起又分开,她早已羞涩的半死,只能闭上双眼把脸侧在一边。  老外见了是越来越兴奋了起来,胯间的肉棒也越来越粗壮了起来,他可能再也忍不住了,急忙把下身往前面一挻,小腹下面的巨大肉棒正好抵在了张玉萍两腿之间的阴部上面。  「你……你的太大了……要……要轻点哦……」张玉萍知道老外要把他胯间的巨棒插入她的阴户中了,就带着紧张的语气对他说。  安迪根本没有理她,只见他握住棒根,把龟头对准已经张开的阴户口,屁股一往前一挻,只见硕大的龟头就挤入了阴户中。  「啊……疼……」张玉萍感觉阴户中被他那硕大的龟头给挤的有点疼痛,就皱着眉头叫了一声。  老外好像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只见他又声屁股使劲的往前面一挻,剩在阴户之外的棒身就全部插入了张玉萍的阴户之中。  「啊……天哪……好疼呀……」张玉萍突然紧锁眉头痛叫了一声,边急忙把两只葱嫩般的手掌伸到胯下,挡在老外的小腹上,怕他又插入一点似的。  安迪知道中国女人的阴户都比外国女人的小,但是他也知道刚开始女人都很不适应,很疼的,可是只要抽插一会,她就会舒服了起来,所以他见张玉萍满脸显露出痛苦般的表情,反倒是感到特别的刺激,就更不理她的疼痛了,急忙把插在阴户里面紧紧的肉棒抽了出来,又使劲的插了进去。  「啊……真的很疼……不要……」张玉萍感觉整个阴户都被老外那巨大的肉棒给扩张开了,里面的嫩肉也被撑得非常的疼痛,就又皱着眉头痛叫了起来,两只葱嫩般的洁白手掌紧紧挡在他的小腹上。  此时的安迪根本不顾张玉萍的疼痛,两条手臂紧紧的把她的两条雪白光滑的玉腿夹在他的侧腰上,开始挻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只见巨大的肉棒在阴户中坚艰的进进出出……  「啊……啊……快停一下……疼死了……」张玉腿两只手掌紧紧的挡在他的小腹上,边紧皱眉头喊叫了起来,因为巨大的肉棒把阴户都给撑得非常的疼痛。  但是安迪还是只顾挻动着屁股抽插着,他越见张玉萍痛苦的模样,就越感到刺激,征服女人本来就是男人的本性。  「啊……天哪……真的她疼呢……」张玉萍的阴户第一次被老外这么粗大的肉棒抽插着,疼的她皱眉头痛叫着。  「你忍一忍,呆会就舒服了……」安迪见她满脸痛苦的表情,可能也是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了,居然边抽插着边安慰着张玉萍。  张玉萍当然知道呆会就会舒服了,但是现在阴户中就被他胯间巨大的肉棒抽插的就非常的疼痛了,又见他没有停下来,还是在抽插着,也只好紧皱眉头,咬紧牙根,忍住阴户中被抽插的疼痛,两只葱嫩般的手掌紧紧的抵挡在老外的小腹,想尽量让他的肉棒少插入她的阴户一点。  老外见她忍住疼痛了,心里一喜,双手紧紧的把她的两条雪白的玉腿夹在他的腰间,开始使劲的挻动着屁股抽插了起来……  只见他胯间那根粗壮的肉棒在张玉腿窄紧的阴户中不断的进进出出……  张玉萍只能紧皱眉头,咬紧牙关,满脸显露出痛苦般的表情硬忍受着阴户中被抽插的疼痛。  慢慢的,张玉萍感到没有那么的疼痛了,因为阴户中已经越来越湿润了起来。  当然,老外也感觉得到了,所以他开始快迅的抽插了起来,只听见「扑滋,扑滋,扑滋」肉棒抽插在阴户中发出的声音。  随着不断的抽插,阴户中的淫水也随着被肉棒不断的抽带了出来,把他们俩的交接之处给弄得都黏黏糊糊了。  「嗯……嗯……嗯……」张玉萍也由之前的痛叫声变成了呻吟声,而且把抵挡在老外小腹上的手掌也收了回来。见她脸上的表情,仿佛很舒服。  老外的肉棒比中国男人的都粗大,又长,他每一下的插入,龟头都能碰到阴户最里面的子宫。  「啊……天哪……好舒服……嗯……嗯……」张玉萍越来越感觉舒服了起来,硕大坚硬的棒身在阴户里面摩擦着鲜红的嫩肉甚是舒爽,而且子宫还被龟头顶碰到,所以舒爽的她就开始发出销魂般的呻吟声。  「扑滋,扑滋,扑滋」老外的肉棒飞快的在张玉萍的阴户中抽插着,每一下插入,都能碰到里面的子宫。  「啊……啊……啊……」张玉萍兴奋的翘起嘴巴不停的喊叫着。  老外一口气抽插了两百多下,张玉萍居然高潮了一次,平时让男人抽插两三百下,她绝对高潮不了的,这次可能是老外的肉棒太粗大了的原因,抽插的她也太兴奋了,所以就忍不住的高潮了一次。  不过女人的高潮可以接连好几次的,张玉萍高潮后,又被老外的肉棒抽插的舒爽了起来,淫水不断的被抽带了出来,嘴里面发出销魂般的呻吟声:「嗯……嗯……嗯……」  老外一口气连插了两百多下,不知道他是累了还是想换个姿势玩玩,就把胯间的巨大肉棒从张玉萍湿漉漉的阴户中拔了出来,然后把她的两条玉腿也放了下来。  张玉萍正感到舒爽,突然见老外把肉棒拔了出来,就用疑问的眼神忘着老外。  「你把身体翻过去,趴在床上我从后面搞你……」安迪用生硬的中国话对满脸疑问的张玉萍说。  张玉萍的阴户突然没有了肉棒的抽插,感觉空荡荡的非常难忍,听老外这么一说,就明白他的意思了,急忙翻身跪趴在床上,翘起两片雪白光滑的屁股等候着老外从后面搞她。  安迪先伸手在她翘起的两片雪白光滑的屁股上抚摸了会儿后,就上床跪在张玉萍的屁股后面,把胯间的粗大肉棒再次插入了她的阴户之中。  「啊……」张玉萍的阴户再次被他胯间那粗大的肉棒给塞得非常的饱满,就不由自主的喊叫了一声。  这时老外跪在张玉萍的屁股后面,两只宽大的手掌分别扶在她的侧腰上,开始挻动着屁股使劲的抽插了起来……  「噼啪,噼啪,噼啪」只听见老外的小腹碰击在张玉腿雪白屁股上发出的响声。  「扑滋,扑滋,扑滋」肉棒抽插在阴户所发来的声音。  「嗯……嗯……嗯……」张玉萍嘴里发出的呻吟声。  「呼……呼……呼……」老外嘴里面发出急促的呼吸声。  整个房间里好像在演奏着一曲美妙动听的交响曲……  老外又是一口气抽插了两百多下。  张玉萍又丢了一次,舒爽的她早已经忘记了她是个人民教师,是个有老公有家庭的女人了。  这时老外要她把身体翻过去昂躺在床上。  张玉萍也照做了,急忙翻过身体昂躺在床上,两条玉腿还主动的分开。  老外压在她的身体上,胯间的粗大肉就直捣黄龙,在她的阴户中快速的抽插着……  张玉萍被老外硕大的肉棒抽插的是异常的舒爽,两条白嫩浑圆的光滑玉臂紧紧的缠绕在老外的脖子上,嘴里面发出兴奋的呻吟声……  十几分钟后,老外终于浑身颤抖了几下,把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入了张玉萍的阴户之中。  张玉萍也再一次达到了高潮,这次被老外搞得一连高潮了好几次,她还是第一次呢。  高潮后的张玉萍脑子也清醒了,急忙羞涩的从床上下来,来到卫生间洗干净下身,就穿着衣服出来。  老外还赤裸裸